不定期诈尸

不定期的女团胡说八道梗

这个号好久没更新,所以胡说八道放这边好了
之后想到什么我直接就编辑这条添加了

Girl7:  林在顺、段宜琳、王嘉怡、朴珍妮、崔荣珠、王雯雯、金幼茜

GCT:  李泰绒、金美英、董昀昀、李永沁、李敏熙、黄仁美、罗娜娜

#不定期的女团胡说八道梗

1
 
Girl7跟GCT是同期出道的女团
都是七个人,都是大公司出身
不同的是
一边是唱着“我是你不能惹的那种bad girl”还会前后空翻的黑泡女团
一边是唱着“不怕 你是 柔软的 Chewing Gum”的甜甜初恋少女团体
一起参加打歌
Girl7的一位公约“拿到一位全员剃寸头”粉丝:哈几码!!!!!
GCT的一位公约“每位成员会撒娇感谢”粉丝:一定要让她们拿第一!!!
 
2
 
Girl7的经纪人:记住你们是女团!女团!上综艺要矜持,MC都被你们吵的插不上话了
GCT的经纪人:你们是新人,上综艺要多说说话知道吗?这不是玩一二三木头人 ​​​​
 
3
 
得了一位
GCT队长绒哭的梨花带雨,哭的一众粉丝心碎
Girl7老大宜琳突然眼部开了水龙头狂哭,粉丝:看吧!我们家也是女团!
(段宜琳:睫毛掉进眼睛了痛死了!) ​​​​

4

Girl7:我们主唱讨厌黄瓜
GCT:我们主唱也讨厌黄瓜

Girl7:我们成员可以翻跟头
GCT:我们成员也可以翻跟斗

Girl7:我们队里有两个中国人
GCT:我们队里也有两个中国人

Girl7:我们队有泰国人
GCT:我们队也有泰国人

5

打歌舞台结束发布一位时

王嘉怡推推王雯雯跟段宜琳“往那边挪一点啦,我不要跟GCT站一起,她们腿都好细”

王雯雯拍拍王嘉怡34D的胸“别怕,你胸大”

全员平均A的GCT集体沉默

隔天经纪人看到宿舍堆满了牛奶“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6

假如段宜琳和董昀昀同处一室
一个话少,一个刚到韩国韩语不流利
段宜琳:你好
董昀昀:你好
段宜琳:...
董昀昀:...
段宜琳:......
董昀昀:......
................
王嘉怡跳出来大吼一声打破沉默
段宜琳:干嘛吓人啦!再酱紫我要打人了!(中文)
董昀昀:!!!你是中国人?(仿佛找到组织)
后来,为了尽快学好韩语,被经纪人勒令禁止说中文
段宜琳:......(你懂我意思吧)
董昀昀:......(我不太懂)

2017年对lo主的印象

难得跟风

顺便从明天开始公司有活动要忙到月底,所以上一篇文就是今年最后一篇了

今年离42对的目标还差一小半,数了下还有15对

没有写到的cp有想看的梗也可以提,说不定明年就产了

不经意的催更kkkkkkk
有生之年凹谦还能搞完么
我自己最近也在填坑

标红是已经写了的,喜好真是很明确了,白框未写但有想法的也标注了一下,我觉得旁边那两片空白很难填满了😂

有两个热门的cp我没写,算是有点雷吧,但我不雷任意一对的相处,就是有点雷某些设定,这两对的主流设定不喜欢所以导致我不乐意看他们的文也产生不了任何灵感

我不喜欢娇滴滴软斑也不喜欢什么霸气霸道总裁谦

我就想小钱不知人情世故任性偏执当个长不大的小孩

今年我觉得这个表格很难完成了( 。ớ ₃ờ)ھ

突然反应过来小钱快要生日啦,但是我手上没有他的剧本,因为前阵子的黄毛我说不搞他了😂导致现在临时让我写我脑子一片空白,希望大家给我点灵感,有什么建议吗?我需要具体的梗,过生日就不要什么凌辱系列了【??谁会点】

我想来问一下,你们比较想看谁,就最近脑子里冒出来很想搞这个梗,但我还在纠结适合谁和谁

到底谁剪了金有谦的头????我破口大骂
头还没染回去就算了,又剪了……剪了……了……
崩溃……
谁对我弟弟下这种毒手
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啊

金有谦不染头就会得到一个读者看了给作者寄刀片的结局,我也不希望这种惨案发生

食肉飞禽:

这样吧,我和蝎一商量,金有谦什么时候染回去什么时候写笔谦收尾【???】

看了看这边存的文,没有甜文

也没有好好谈恋爱的文

就现在的我来说有点甜文过敏,有什么事大家不能床上说【混账话】

本来又在写新东西,被人提醒想起填旧坑,那就先凹谦吧

《miss u》伉俪

看了新歌mv后有感写的,但脑子里是一些电影片段觉得不太好用文字表述,但最后还是写了,也就是一点点片段,很简短,不算愉快的故事

miss有两个意思吧,失去,想念,这里两个意思都有

林在范一直觉得七年之痒不会发生在他跟朴珍荣身上,不过那是在发生以前。

待在同一间房里,没有半句对话,各做各的,他看书,他玩手机,有时候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妥,但久而久之还是发生了问题。

“朴珍荣,你就真的打算整个旅程不跟我说一句话吗?”

“服务员,我要一份牛肉汉堡,一杯果汁,谢谢。”朴珍荣越过他朝身后的金发碧眼的美女打招呼。

林在范不知道朴珍荣为什么突然想起故地重游,重新走一遍加州的这个小镇,这家餐厅他还记得,虽然装修变了些,服务生换了一批,但是一进来就能回忆起很多事。

三年前,朴珍荣跟林在范来加州旅行,租了一辆车,开始拿着地图自由行,不意外的迷路了,饿的快要发脾气大吵一架的时候遇到了这家小店。

“朴珍荣,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林在范对于朴珍荣的无视态度有些恼火,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

朴珍荣低头咬下一口汉堡,紧接着哽咽了起来,压抑着情绪的哭泣更让人觉得心疼,朴珍荣红着眼,满是泪水,眼泪滴进了汉堡里,林在范慌了。

这么多年,哪怕是吵红了眼他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朴珍荣,对方习惯隐藏,完美的处女座,不会把脆弱和缺陷暴露在你面前,哪怕是亲密的人。

林在范有些手足无措,能看到朴珍荣崩溃大哭就像星期八的早上能中一亿美金一样,天方夜谭。

“对不起啊,我不该那么大声的。”

“林在范你就是个混蛋!”

朴珍荣哭的悲伤,对面的人慌张的应和着,是,我是混蛋,惹你不高兴了。

继续旅行之后,依旧是朴珍荣开车,林在范也不敢去吵他,独自在车上眯了会觉。

再醒来,车子已经停了,朴珍荣不见了,林在范跟着下了车,车子停在悬崖边,林在范看到朴珍荣站在那,风吹的衬衣显出单薄的身形来,林在范觉得他站在那似乎都要被风吹跑。

林在范有些自责,他竟然没注意到朴珍荣最近消瘦成这样。

林在范朝着他走去,意料之外的朴珍荣突然往下跳,林在范上前想要抓着他的手,却扑了个空,手直接穿过了朴珍荣的身体,眼睁睁看着朴珍荣跳了海。

他抓不到他,他触碰不到他。

朴珍荣跌进海里的时候,仿佛听见了林在范在叫他,原来真的只有死亡才能让两个人再次相见吗?

i miss u。

林在范朝着朴珍荣游过去的时候,仿佛听见了对方脑海中的声音,他在水里抓住了他。

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里掉进了海里,身体在不断往下坠,林在范朝着他游来,拉着他浮出了水面。

朴珍荣睁开了眼,对着白色的天花板,拔掉了手上的针头,这不是梦。

“你需要休息,你不能现在离开。”医生在阻止朴珍荣离开。

“他回来了,我要去见他。”

朴珍荣被医生重新按回了床上打了镇定剂。路过的人谁也没看见那个站在门外的男人此刻脸上溢满悲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不是因为七年之痒变得无视对方,而是因为阴阳相隔,但对朴珍荣来说,这并不是值得庆幸的事,活着的人总是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也许他还在吧,也许是幻觉,但朴珍荣更愿意相信前者。听说有匿名电话打给医院,所以他们才在沙滩上找到了朴珍荣。

林在范,是你吧?

“在范,我们出发吧。”朴珍荣对着空空如也的副驾驶座笑着说道。

“好。”